你的位置: 消费导刊 > 消费经济 > 产业经济 >

TPP背景下的农业问题:中国在农业及农产品贸易上的选择

来源:消费导刊2016年第6期 作者:蒋黎 时间:2016-07-22 10:59    阅读: 次  选择字号:T|T
TPP背景下的农业问题:中国在农业及农产品贸易上的选择
 
蒋黎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摘  要:TPP基本协议达成之后,关于中国面临的困境与选择的问题在国内出现了一个讨论的热潮。在经济一体化强势发展的今天,中国也不能避免越来越密切的国家间经济合作。但是在TPP大背景下,中国由于国内农业的特殊性,有着不同于美国的选择,结合近年来中国施行的“一带一路”战略,综合评价在不同选择中的传统收益与非传统收益,可知中国向西边发展,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或地区的合作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关键词:TPP  农业  经济合作  一带一路
 
作者简介:蒋黎(1995.7-),女,贵州安顺人,专业或研究方向:国际政治(经济外交方向)。
 
一、TPP协议的达成及其形成的影响
2015年10月5日,美日等12个太平洋周边国家宣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达成基本协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即TPP,被称作是“经济北约”,前身是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即“P4”,智利、新西兰、新加坡、文莱提出签订FTA,建立一个真正有约束性的自由贸易协议,提前一步进行一体化。后美国高调宣布加入其中,在其带领下,亚洲一系列国家也加入进去。在经过一系列的、长时间的谈判后,TPP终于达成基本协议,这是太平洋地区经济一体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经济意义重大,但政治意义也不容小觑。
TPP拥有非常严格的标准,其制定的标准是许多国家包括中国都难以达到的,不仅在贸易自由度上,还对环境、能源、劳工标准等有着极高的要求。
对中国来说,TPP基本协议的达成,既是一种机遇也是一种挑战。
(一)TPP的对中国的影响
TPP从政治意义上看来,是美国寻求重返亚太途径的具体行动,同时在整个TPP体系中,日本也起到了领导作用。而从近年的外交与国际关系上看来,美国对中国持提防态度,主力抑制,中国周边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国家由于领土争端与贸易摩擦都对中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困扰。
TPP的排外性非常明显,对中国的排斥也显而易见,中国现在的条件根本不可能加入TPP,作为一个大国,中国的发展不及美国,现在的发展方式还未能从粗放增长完全毕业,高等技术和服务产业也不成熟,环境、劳工标准等与TPP理念不合。
从另一方面来看,中国面临的也有机遇,例如,TPP协议中要求竞争中立的“国有企业条款”可以成为中国国企改革的目标和发展方向,对中国的贸易、市场等的改革起到催化剂的作用。
但是,减少TPP对中国消极影响的方法不止有融入与跟随,在TPP中,美国始终起到领导作用,而中国的追求也不只是得到区域经济利益而已,中国还可以通过和平发展的方式,与其他国家积极建立FTA等,走向世界,如“一带一路”计划、中韩FTA谈判等,所以,TPP对中国的影响是有限的。
(二)TPP中的农业问题
对TPP内部来说,基本协议由于拥有较高的标准,不是每一个国家都能够达到这些标准,由于每个国家所擅长的领域不同,所需要保护的领域也不同。开放程度越高,自身的保护环节越薄弱。国家不可能因为一个贸易协议而放弃国内的基础产业。有条件、有限度的开放,并达到保护国内重点或基础产业的目标的贸易是较为理想的。
就农业来说,在世界上各个国家都有自身一套保护措施,如推进本国农业发展、提高农业生产技术、增加产量,限制进口等,例如欧盟对农产品就有一贯的出口促进措施。很多时候在农产品贸易中采用非关税壁垒,各国的情况不同,所使用的非关税壁垒也不同。
因此,在各个贸易发展促进组织或协议中,对于农业的争议一向是比较大的,针对农业的谈判也较为艰难。而在传统农业占据主导地位的亚洲,实现内部零关税是一个巨大的挑战,TPP的这个要求较难达成,作为一个有一定约束性的自我实施的正式协议,成员的自觉遵守是很重要的,但由于其自身固有的差异性以及协议与国内相关法律的冲突,TPP基本协议的具体实施还有待协调。
在各个产业之中,农业无疑是立国之本,每个国家发展其他产业的同时绝不会放弃农业。对于发达国家来说,农业往往有更高的标准。本文拟就农业问题,分析对中国来说比较适合的发展道路。
 
二、中国国内农业及农产品贸易环境
中国的贸易保护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就不断缩减,尤其是在农业方面,不断放宽市场准入标准,采取一系列措施削减关税,非关税的贸易壁垒也在不断减少。
从贸易理论角度看,产品的实际保护关税率是衡量在产品加工过程中对加工程序的保护,现在比较合理的关税率是瀑布型关税率,即加工程度越深,保护率越高。但是农产品作为初级产品,实际保护关税率高于名义保护关税率的情况是不太可能存在的,没有加工过程,就不能在关税环节上达到更多保护的目标。
中国在改革开放以来,大幅度削减农产品关税。加入WTO后,为达到WTO的贸易自由程度要求,中国不断下调关税,并推进贸易自由程度,国家干预使得国内农产品价格降低,消费者付出更多。受到非贸易保护壁垒阻碍,农产品贸易所处的环境也较为艰难。
此外,WTO中发达国家对进口农产品的品质检验要求非常严格,一定程度上形成了绿色贸易壁垒,即产品若是检验不合格就不能进入该国市场。而中国当时的农产品出口多收到来自这些国家如卫生防疫、农药残留标准的限制。为了保护农产品,中国当时也采取了如出口补贴、出口退税等保护措施,但强度多弱于其他国家。
可见,在加入WTO后,中国在农产品贸易方面大大降低了关税,但由于其他国家树立的非关税壁垒,中国的农产品贸易没有得到很大益处。
从打开国外市场的角度来看,加入WTO后,贸易自由化程度不断上升,而国外市场的打开也为中国带来了机遇。举例来说,中美一向是重要的贸易合作伙伴,双方的贸易互补性很强,加入WTO后,与美国的贸易往来更加密切。
综合看来,贸易自由化对中国农业的影响并不大,虽然本国农产品参与到更激烈的竞争中,但是由于加入到一个更大的平台,所以市场也更加广阔。
就中国国内环境来说,农业部门的生产一直是小规模的,很少有集中化、大规模的生产,专门为农业进出口贸易服务的团体。自由贸易的开展,对中国农业生产有一定的益处,如加快农业改革的步伐,提高农业生产率,增加农产品贸易额等,但也将使中国国内出现一系列的矛盾和问题,如地区间农户经济所得不平衡,地区内部农户收入不均等。
因此,农产品的自由贸易是一个需要经过长期考量和谈判的过程。但就TPP标准来说,中国如今的水平仍较难达到,TPP要求完全开放市场、取消关税,并对农产品的品质做一个更高的标准,由此看来,中国被排除在TPP之外的情况是非常明显的。
 
三、中国的选择
TPP基本协议的达成确实给中国带来了一定的困扰,但是基本不会对中国造成毁灭性打击,中国的农业贸易发展不仅可以向东拓展,向西拓展也是很好的选择。中国与东亚的农产品贸易是非常密切的,相比之下,对西亚和中东欧地区的市场开拓较不充分。在面临TPP挑战时,中国可以借助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向西拓展,开拓更多市场,同时,在双边或多边贸易机制的谈判中,争取更多的话语权,在规则制定上拥有主导权。
在一带一路发展战略中,中国农业的“走出去”是很重要的一个部分,但是目前,中国农业在国际化发展中存在着许多问题:一是我国农产品生产成本越来越大,形成农业成本“高地板”,造成了提价限度,而我国的农业补贴也接近加入WTO时承诺的上限;二是农业资源短缺,环境污染,生产环境约束大;三是我国的农业技术发展缓慢,较农业设施发达国家来说,我国技术不成熟,设施较为简单落后。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特殊的地理条件,中东地区的很多农业生产技术是我国可以学习和借鉴的,如以色列的滴灌技术,既可以减少水资源的浪费,又可以达到精确的效果。在农业技术上加强合作,无论对中国还是一带一路周边国家来说,都是有利的。
一带一路的周边国家,尤其是中亚地区,虽然土地资源丰富,但是生产效率低,劳动力不足,我国在加强与中亚国家农业合作时,可以对其输出生产技术和劳动力,不仅可以获得资源,促进资源互补、共同发展。其次,在农产品贸易方面,贸易自由化发展的情况下,进出口总量大量增加,将本国的生产方式、生产链和价值链拓展到国外,不仅可以保持产品的持续性,也可以促进本国生产技术的进步;最后,在拓展市场方面,中亚国家以及中东欧都是中国还未深度开发的市场,潜力非常大,在农产品和资源互补性很强的情况下,增加市场互惠程度并不困难。
而对于来自东边的TPP的挑战,中国若是能够加强与之的合作是非常好的,但是就农业问题来说,TPP的高度自由贸易不会对中国农业产生巨大影响,反而是其成员国之间就农业问题的谈判将较为复杂,尤其是日本这样的农业重点保护国。
 
四、结语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TPP基本协议虽然最终达成了,但是由于各国之间的差异较大,协议的进一步实施仍然无法在短时间内落实。农业问题是一个基础的、也是争议较大的问题,每个国家的农业发展程度和对农业的保护程度是不一样的,妥协达成的协议在实施上往往会较为困难。
相较于这样的束缚,就农业问题来说,中国大可以发展其他灵活性较强的多边合作机制,也不必将目光集中于环太平洋地区。向西发展,跟随一带一路这样一个较为全面的战略是非常适合的。综合传统收益与非传统收益,中国向西发展可以发掘自身与其他国家的经济合作潜力和政治合作潜力,总体上来说发展性是很强的。
 
参考文献:
[1]刘中伟.沈家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研究前沿与架构[J].当代亚太.2012第1期
[2]彭支伟.张伯伟.TPP和亚太自由贸易区的经济效应及中国的对策[J].国际贸易问题.2013年第4期
[3]倪月菊.日本的自由贸易区战略选择——中日韩FTA还是TPP?[J].当代亚太.2013年第1期
[4]程国强:“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中国农业发展[J].演讲实录
[5]陈勇勤.当代中国的农业问[J].经济学研究.2007年第7期
[6]威尔·马丁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与中国的农业贸易政策[J].世界经济.2000年第10期
[7]黄季焜.徐志刚.李宁辉.Scott Rozelle .贸易自由化与中国的农业、贫困和公平[J].农业经济问题.2005年第7期
[8]吕向东.顾欣.徐锐钊.TPP谈判中美国重点关注的几个农业问题[J].世界农业.2004年第4期
[9]蔡亮.试析农业利益集团对日本政治的影响——兼论 “农协”在反 TPP 活动中的政治影响力[J].日本学刊.2012年第5期
[10]中国农村科技.2015年5月总第24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