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消费导刊 > 消费经济 > 发展战略 >

国外农民培育对我国的启示

来源:消费导刊 作者:胡芮 时间:2015-08-13 18:10    阅读: 次  选择字号:T|T
胡芮  刘艳萍
山西农业大学
 
摘  要:职业农民培育是现代农业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对农村稳定和农民增收都有很重要的作用,本文通过分析美国、法国、日本等农业现代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在职业农民培育方面的宝贵经验,为我国职业农民培育提供一些可行性意见。
关键词:职业农民 培育 国外经验 借鉴
 
作者简介:胡芮,女,在读研究生,山西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刘艳萍,副教授,山西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管系主任。
 
随着城镇化和工业化进程不断的加剧,农村大量的青壮劳动力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都纷纷离开故乡,涌入城市,那么“谁来种地”?答案是大部分的留守老人和妇女,而他们绝大部分的受教育程度都比较低,这会严重影响农村经济的发展,所以加强职业农民培训体系建设至关重要。
国外农业现代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历来都比较重视农民的培育,所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国职业农民培育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借鉴国外先进经验,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道路。
 
一、国外职业农民培育现状研究
(一)美国职业农民培育现状
美国发展农民教育已经有140年的历史了,到目前它形成的农民培育体系为:政府在法律、政策方面保护,在经济、人才方面支持;具体的教育、研究、推广工作由农业推广局和农学院负责。在整个大的体系下形成的主要农民培训机构有:国家、州、县各自的推广服务机构,统管全州教育的农学院,进行生产实践的州实验站,以及专门培训青年农民的农村俱乐部,具体的培训则在高中、高校中进行,主要方式分为:课堂教育、专门实践培训、辅助农业经验项目培训,主要课程为:农业生产、农业机械化使用、农业科技等。
(二)法国职业农民培育现状
法国的农民教育培育发展已经进入到了制度化的阶段,整个国家的农民培育体系分为三个方面:高级、中级、初级,分别对应的培训中心有:高级38所、中级1200所、业余350所。培训机构分为:全日制专门培训农民的农业成人培训中心,全日制专门培育农业专业毕业生的农业职业技术学校和农业职业教育中心,农闲时分批培训农业专业知识的农研所和农学会,以及专门维护农民利益,提供技术培训的农业联合会。培训的方式主要依靠政府组织为主,进行专题讲座、系统学习、农场实习。培训的主要内容有:农业基础知识学习,农业新技术和新设备使用方法学习,物流、加工、销售、环保等。
(三)日本职业农民培育现状
日本的国土面积虽然不大,但是其现代农业发展在亚洲还是比较快的,尤其是它的农民教育培训体系建设方面。日本的农民培训体系主要分为三大方面:农业改良普及中心、农业协会、农业青年俱乐部。主要的培训方式有:农业大学本科教育,它主要存在于各个大学的农业部,培训目标是培育出农业高科技人才、农业专业学科带头人和农业教学人员;农业高中教育,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职业高中,它的培训对象主要为青年务农人员,培训内容为以获得各种技师资格的农业、畜牧业、园艺业的专业技能学习;农业继续教育,它的培训对象主要为高中毕业生、青年农民、骨干农民,对他们的主要的培训内容为邀请农业方面的骨干人员为教师,在农业实践中组织他们学习;国内外研修,培训对象主要为有一定农业专业基础的青年人员,培训内容为由国家将其派送到国内外农业发展比较快的地区进行实地学习经验和技术。
 
二、国外职业农民培育对我国的启示
(一)建立法律保障体系
从国外的成功经验来看,职业农民培育离不开完善的法律体系保障,而我国并没有一部明确的法律来规范职业农民培育的物力、财力、人力的分配,来协调培训、监管部门的职责,培训的模式、内容大多千篇一律,考核标准也不明晰,所以有法可依是关键,农民依靠法律保障自身的合法权益,培训机构依靠法律履行培训职责,监管机构依靠法律监督执行效果。做到政府,农业院校、专业合作社和农业协会共同协作,共同培育出高素质、会经营、懂管理的新型职业农民。
(二)加强资金支持力度
职业农民培育不能只停留在制度上,应该及时、科学落实到实践中去,而目前我国农民培育中对先进农业知识、技术传播处于一个举步维艰的状态,这其中很重要原因就是资金的短缺。像美国、法国、日本等国家都设立了专门的农民培育资金,所有农民参加技能培训都是免费的,在我国做到完全免费培训是不现实的,这就需要政府、金融机构、企业的共同努力,政府严格落实财政补贴政策,金融机构支持农民创业贷款,涉农企业加大培训投入力度。
(三)改善农民教育方式
教育是基础,义务教育是根本,职业教育是关键。在我国从事务农生产的劳动者的平均受教育程度是小学文化水平,小学以上的人数仅占不到25%,且年龄多集中在45岁以上。所以我们首先应该严格落实义务教育,保证农村地区的每一位学龄儿童都能享受到受教育的权力,此外,在全国的义务教育课程中应该多添加实践活动,让学生走进农村,真正了解农村、农业、农民,改变他们对传统农业的认识,为他们今后工作的选择提供更广阔的空间。其次加强对务农人员的职业技能培训,教育部、农科院和一些农业服务中介机构应该定期组织培训课程,到田间地头了解农民真正的需求,培训内容做到因地制宜。最后调整农业高等院校的教育方式,农业院校不仅注重专业知识的传授,还应该与园区、基地合作,为学生提供更多的实践平台,像法国的“绿色教育证书”一样,也通过一定测试为毕业颁发技术等级证书,帮助其毕业更好的从事农业相关工作。
 
参考文献:
[1]朱启臻,杨汇泉.谁在种地—对农业劳动力的调整与思考[J].中国农业大学学报,2011,(1):162-169.
[2]曾雅丽,李敏,张术明.国外农民培训模式及对中国新型农民培养的启示[J].职业时空,2012,8(6):76-77,80
[3]杨茹,宋国恺.国外农民的职业培训[M].中国社会出版社,2010.4
[4]李国祥,杨正周.美国培养新型职业农民政策及启示[J].农业经济问题,2013,(5):94-95